这个时代太多人不认识自己
发布日期:2015-06-30 15:31:54 来源:腾讯文化 作者:荣筱箐 编辑:胡擎银

   星期五,距纽约的年度同性恋大游行还有两天的时候,狂欢已经提前开始了。美国高等法院中午时分宣布了全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决,网上网下风也动幡也动心也动,彩虹旗立马呼啦啦连成一片。高院门前很多人喜极而泣,情侣们深情拥吻的场景让你举起手机随便一咔嚓,所得就能媲美那幅时代广场上水兵拥吻护士的名作。那是1945年,这是2015年,那是一对男女,这是一对对男男或女女,婚姻的含义变了,爱的含义没变,所以这些照片才一样动人。那是一场战争胜利时的欢庆,这也是。

  事实上,这场战争历时更长,也因此更容易让人灰心。伴随着60年代民权运动高峰开始的美国同性恋维权运动,以1969年6月28日纽约警察突袭“石墙”(stonewall)同性恋酒吧引发的冲突和抗议为起点,1970年就有同性恋情侣去申请结婚,结果当然是被拒。1973年马里兰州第一个立法禁止同性婚姻,直到1996年,前总统克林顿还签署了《婚姻保护法》明文规定同性伴侣不能作为配偶享受联邦福利;2004年马萨诸塞州成为美国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州,但直到2008年,思想开放的加州选民还通过公投认定同性婚姻不合法。虽然在这次判决前全美已经有34个州承认了同性婚姻,但没加入的那些州仍然在通过无休止的法律诉讼负隅顽抗。这最终的胜利实在来之不易。

  但这场胜利似乎又从一开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同性平权是同性恋者与他们所处的世界之间的战争,要改变世界当然需要漫长的时间,但就像马丁·路德·金博士说的“历史的苍穹很长,但它总是倾向于正义”,这个泥沼中的世界之所以还能如此可爱,就是因为它一直都在进三退二中缓慢的倾向于自由,自由选择及其相关的一切理念早晚都会胜出,争的不过是朝夕之别。

  倒是彩虹旗下LGBT大同盟中的T,即使在赢了世界之后仍然不得安生。他们的对手不只是世界,更是自己,别人的认同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他们必须要赢得跟自己之间的战争,这可是场恶战,无论输赢最后都可能遍体鳞伤。

  作为变性人的T并不一定是同性恋,这个李银河老师刚刚为大众做过启蒙教育,无需多说。跟同性恋相比,变性人承担的偏见不知要多出多少倍,这个在节目中哭诉出柜感受的蔡康永事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已经说明白:“我觉得到时观众都会觉得,听完金星的故事蔡康永哭屁啊!”

  同性恋出柜后很快就能泯然众人,变性人走到哪儿都会被人贴上标签;同性恋常常无所顾忌拿自己的经历嬉笑怒骂,变性人却不大喜欢提及历史。有时候他们的敏感会令人吃惊,我采访过的一位变性人的母亲,因为文章在提及她儿子变性前的经历时用了“she”,打电话来哭诉,一定要我改成“he”,说要不然她都不敢让儿子看这篇文章。有时候他们寻找自己的过程几乎就是一场灾难:有些人会在两性之间变来变去,医保不包的巨额医药费还是其次,怎么选都选不到快乐带来的身体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崩溃才是更大的代价。

  变性人群只占美国总人口的0.3%,远没到“每个人都认识变性人、他们的朋友或朋友的朋友”的程度,但要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跟变性人一样的内心挣扎或许并不夸张。在这个多元、任性、选择多得像超市货架上的麦片品牌、人们相信凡事都有可能的国家里,不惜代价寻找真我的人不少,功德圆满的人却不多,大部分人在朝圣的路上都沦陷在体征归属和内心认同的鸿沟之间。

  照理说,变换样子不难。一只小鸡把脖子整长点儿,脚蹼整宽点儿就能假装自己是鹅妈妈亲生的,但看见水就往下跳的条件反射是整不出来的。所以迈克尔·杰克逊漂白了皮肤还是被认作黑人歌手,老牌黑人权益组织NAACP分舵总监RachelDolezal喷黑皮肤弄卷头发声称自己是黑人,最终还是因为被亲生父母揭发作假而辞职。

  照理说,心理认同的养成也不难,在美国生活的移民不都慢慢美国化了?但大部分移民总是一边死心塌地融入主流,一边又抱怨永远融不到美国人的圈子里,快到叶落归根的年纪才明白,自己其实早已融入,只不過“融入”和“变成”根本是两码事。

  “我是谁”,往大里说是个与人类史相关的哲学命题,往小里说至少也与个人史息息相关,一个人一生的每个片段组成了他自己的专属答案,即使你会72变,也很难跟以前的自己彻底了断。杨康不早就对穆念慈说过:“一个在金国长大的人说变成宋人就变成宋人了吗?”刚刚完成男变女的奥运冠军BruceJenner也还是被女权主义者指责说他根本不可能明白女人的苦。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