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长城保护现状调查:无利不管 有利抢着管
发布日期:2015-10-13 17:26:22 来源:新华网 作者: 编辑:陈峥

   万里长城“濒危”之殇——新华社记者古长城保护现状调查

  长城是世界上体量、规模最大的线性文化遗产。记者近日走访河北、山西等多个地区的长城遗址了解到,虽然我国在保护古长城方面进行了不少探索并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古长城状况依然堪忧,不少地段的长城淹没于杂草、废渣之中,甚至被人为损坏。国家文物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即使距今年代最近的明长城,也只有8%的墙体保存完好,超过七成保存状况较差。

  长城保护专家表示,目前古长城保护面临着“天灾人祸”、利益纠纷、保护性开发不当等问题,迫切需要解决法规约束力不强、管理职能交叉、保护力量不足、无序无知开发等问题。

  长城被冲塌 村民忙偷砖

  长城绵延万里,许多重要关口、城墙与当地生活生产区域紧密相连。记者日前在山西宁武县盘道梁长城看到,残存的长城土墙仅一人多高,相对薄的地方只有三四十厘米厚,轻轻拍打便会有土层剥落。

  这样的长城在中国北方并不鲜见,甚至部分年久失修的长城被雨水冲塌。记者了解到,2012年夏季的强降雨天气便造成河北境内大境门段长城坍塌36米、乌龙沟段敌楼坍塌,山海关的城墙也出现漏雨险情。

  与风吹雨淋相比,对长城损害更大的是人为破坏。

  长城“外三关”之一的宁武关位于山西省宁武县境内,是明长城的重要关口。今年6月,记者在宁武关附近的洞儿洼堡看到,矮矮的城墙上杂草丛生,而堡内是一垄垄绿油油的油麦。在阳方口段长城,被扒了砖的长城成了一截土墙,外侧几乎被煤渣掩盖。“啥长城?不就是堆土墙嘛!以前为修公路铁路,推倒了一截,剩下的这段成了煤渣场的围墙。”路过的一位村民说。

  在一些地方,偷盗长城文字砖对长城的破坏很大,这些文字砖被凿下后,整个城墙就可能很快倒塌。一些基层文保员表示,目前长城碑刻和文字砖仍然有市场,偷盗的文字砖转手文物市场,价格就能翻倍。河北省承德市一名文保人员表示,曾在家乡长城砖垛子上看到有文字砖,3天后再去巡查那块文字砖就被盗走了。“曾有县领导为了送礼,指名让村里的干部去长城上取几块文字砖。”

  记者了解到,在华北地区长城沿线的一些县区,像城堡内种地、长城旁盖房、城墙上打洞、扒长城砖等现象还远未消除。

  更有甚者,有关部门对境内古长城“两眼一抹黑”。在山西省某长城景区所在县,文化局和文物保管所负责人都不清楚本县境内的长城段落数量、位置和损坏情况。“关于景区长城,你问风景区管理处,其他长城资料在省文物局,县里不知道。”县文化局一位负责人说。

  无利不管 有利抢着管

  近年来,长城的旅游开发日益成为地方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而长城中有不少段落是省界、市县、县界。

  在部分既是省界、又属于热门旅游区域的长城段,争抢长城的管理、开发权现象并不少见,个别地区的“长城之争”延续了几十年,甚至为此发生流血冲突。

  多位长城保护员告诉记者,一些有经济效益的长城段,都抢着管;一些目前没有效益的长城段,又都推着不管。

  中国长城学会常务副会长董耀会对记者说,目前长城保护是多头管理,有的由文物部门管,有的是旅游部门管,还有的是企业来管,也有三方共管甚至个人管理的情况。“这种管理局面,看着热闹,但长城保护工作却落不到实处。”

  长城的“黄金地段”吵吵闹闹,而大部分长城保护却少有问津。在河北遵化县,曾有一家铁矿厂的矿渣非法堆放在10多米长的长城上,遵化县通知邻县兴隆县处理。兴隆县执法时,矿方却说这是遵化的长城,跟兴隆县没关系,于是不了了之。“保护管理权属不清,执法底气不足。”一位执法者辩解说。

  山西长城保护研究会发起人张秉法表示,长城保护中难免会涉及不同的省市县和多个部门,目前的利益纷争反映了长城保护管理的相关法律规范还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

  破坏真文物 修建假古董

  多位长城专家表示,作为人类文化遗产,长城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吸引了国内外大量游客。合理开发长城旅游景点也是我国实现全面保护、合理利用长城的重要举措。需要警惕的是,一些地方为短期经济利益,以保护之名行破坏之实。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7 - 2014 jcxx.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268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