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的新天下政治
发布日期:2016-07-26 15:13:47 来源:腾讯·大家 作者:赵楚 编辑:胡擎银

  从关中到齐鲁,中经梁地,东西中三大集团的地缘战略绞索压榨下,项羽的西楚军注定了日益疲弱的被动局面,直至最后枯竭。

  天下的新霸主

  公元前207年12月,项羽率领关东诸侯联军进驻鸿门。他首先压服了先入关,因而想占据关中秦国故地的刘邦,以不可一世的威势成为了没有皇帝的天下的新霸主。战争结束了,项羽屠杀了秦朝的宗室子弟,焚烧了秦朝的辉煌宫殿,这时候,他面临的第一迫切政治任务是:按什么样的规则来重建未来天下的秩序?

当代画家笔下的楚汉战争

  当代画家笔下的楚汉战争

  项羽重建天下的具体讨论和规划没有确实的历史资料可考,但有几个关键的因素是他必须考虑的。其一,追随他的主要力量是原来关东六国的豪杰,他必须获得他们的支持;其二,新的天下体制不能实行秦朝的郡县制,因为这既不符合反秦大军中六国贵族豪强的心意,更有违强秦称帝后短短十几年即一朝覆亡的现实教训;其三,作为亲身经历艰苦奋战的征服者,同时,受那个时代普遍风气的影响,他需要在新天下的制度设计和规划中体现个人的好恶,要奖励那些追随他苦战入关的人,惩罚那些他和他的家族不喜欢的人,也通过这一办法来树立未来支持自己的天下政治势力;最后,作为一位特别自恋和自负的胜利者,他要占据有利的优势地缘格局,以此作为未来项家天下的实力资本,以便控制他所设计的新天下。

  基于这些考量,他做出了最关键的新天下政治设计:既然皇帝-郡县制度是失败的,而且因秦朝两代皇帝的暴虐而格外受天下人憎恨,而真的让列国各自恢复,各行其是又不可能,则唯一可选择的方案只有春秋战国时代出现过的霸政制度,即在一个名义上的天下共主之下,由强大的合法诸侯长实际统治和治理天下。当时的现实条件与春秋五霸时期确有相似之处。项家拥立楚怀王被尊为义帝,好比春秋时的周天子,而实力强大的项家西楚国好比历史上齐桓公的齐国,晋文公的晋国。

  因为有了霸政天下的总体政治设计,所以他以战国中后期楚国、魏国和齐国等核心地域为地盘,建立了自己的西楚国,并给自己赋予西楚霸王的称号。接着他把反秦战争中主要追随他入关的军事领袖作为特别奖掖的对象,这些人是他最辉煌的军事业绩,救赵巨鹿战役后的追随者,而不是源自六国王室传统贵族,他把这些人都分封到条件很好的地区为王,而把那些他认为对未来天下可能有威胁的人分封到偏僻的地方。至于另一些他不喜欢的人,则受到特意的冷遇。然后,他下令新分封的诸侯们各自归国。

  就这样,项羽开始了一个不叫皇朝的新皇朝。

传统绣像项王图

  传统绣像项王图

  皇帝制度与霸政

  后人很多对项羽作为政治家的作为不以为然,认为恢复分封诸侯的制度是其后来失败的主因。这种后见之明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秦楚汉之间的时代,皇帝制度是很偶然萌生的全新的政治事物。从秦始皇于公元前221年最后征服六国称帝,到公元前207年秦皇朝的灭亡,不过短短14年,而在此之前,无论诸子百家的传说,还是实际的社会生活中,列国的人们都从来没听说过皇帝这一新鲜事物。

  诸子的学说喜欢拿各自传承的历史事迹作论据,但最多也只有上古所谓三皇五帝的传说,皇帝的尊号本是秦始皇征服天下后全新的政治设计产物,大意是,因为他立下了超过传说中上古三皇和五帝的功勋,因此向全天下所有人展示了前无古人的德业,所以,不能沿用现实中列国失败者用过的王的头衔,也不能单独使用上古圣贤皇或帝的称呼。

  然而,现实中秦皇朝的空前暴虐和迅捷失败无疑使皇帝这一别出心裁的新头衔威风扫地,而且,还要考虑的是,实际上,自春秋战国以来,从公元前770年春秋时代开始,至皇帝出现的公元前221年,天下列国的人民并没有任何真实的统一国民生活的体验,因而秦皇统治所代表的统一中央集权国家并不能给出身列国的豪杰和人民任何美好吸引力。

  相反,霸政的天下政治却具有深厚的历史和现实基础。春秋时代的开端是因为周平王的东迁洛邑。东迁后周朝的主要支持者是新兴的郑国,而后来与周天子兵戎相见的郑庄公被历史家称为小霸,因为他开启了一种以本国实力为基础,以周朝天子为旗号的新政治模式。后来所谓春秋五霸,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吴王阖闾等,他们大多是这条天下霸政路线的继承和发扬者,秦征服天下,实行郡县制度之前的秦国在战国时期也实际具有类似这样的天下政治地位。

  作为古代天下政治常见形态的霸政之霸,原意为伯,即诸侯长,与学者宣扬的未必真实存在过的礼乐之政理论上的区别在于,后者以诸侯同盟为首国家的实力为基础,实际是一种天子旗号下的双头天下政治。

  考虑到这些现实和历史的因素,可以断言一件事,在反秦战争取得迅猛军事胜利的背景下,作为新崛起的军事强人,项羽在设计新的天下政治结构时选择霸政,而非继承秦朝的皇帝-郡县制度是很自然的。还有个项羽个人的因素也需要考虑,他从取得巨鹿和河北的辉煌胜利,因而登上无可争议的第一反秦军事领袖地位,到入关负责规划新天下政治体系,仅有短短几个月时间,其间他还一路经历战斗和处理俘虏等事务,因此,他也没有时间从容咨询、研究和规划未来天下的制度设计。所以也可以说,他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大致确定新天下的霸政体制框架,也反映了他极高的政治思考与决断能力。

  所以,项羽的新天下政治设计问题出在另外的地方。

徐州汉墓出土的汉骑士俑,从其手势可见持矛戟等长兵器

  徐州汉墓出土的汉骑士俑,从其手势可见持矛戟等长兵器

  新天下的四个敌人

  项羽建立的18个诸侯新天下霸政体系并无必然错误,但他具体的处置却制造了四个致命的敌人,他们是:刘邦、田荣、陈余和彭越。

绣像版的汉高祖

  绣像版的汉高祖

  在项羽霸上分封的时代,刘项无论政治地位和声望,还是实力,都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刘邦对项羽新天下的不满在于他早已决心填补秦皇覆灭后关中的政治空白,借先入关的优势已在关中做了讨好社会豪强等种种政治布置。项羽自然看出了刘邦及其伙伴优于其他诸侯的实力和野心,因而特意将其分封到偏僻的巴蜀地区去做汉王,并把关中秦国的核心地区分封给秦朝的降将章邯,司马欣和董翳,一来拆散军事资源强大的原秦国核心区域,二来以这种政治上依赖项羽的降将防堵汉王刘邦。项羽只允许刘邦保留3万人的部队入巴蜀,对其所率部队进行了复员。

  原齐国王室的田氏家族与项家战时恩怨甚深。秦始皇征服齐国后,齐国的田氏在当地依然为强大的社会势力,因此,当陈涉起义爆发,田儋、田荣与其弟田横很快即领导了本地的复国运动,田儋战死,田荣虽曾有与项羽叔父项梁联合打击秦军的历史,却因牵涉齐国内部政治纷争而闹翻。在项羽率军救赵的战役中,已在齐国占据实际统治地位的田荣没有响应项羽的发兵征召,因此,便没有追随项羽入关的经历。这使得项羽在分封时把田荣所扶立的齐王田市移封到齐国的一隅胶东,把追随他救赵和入关,同为齐王室后裔的田都封为齐王,统治齐国核心区域,同时把另一位也在入关联军中的齐田氏子弟田安封为济北王。而齐国的头号军事强人,也是齐国反秦战争实际领袖的田荣,却因为有违背项梁和项羽两次征召的经历而一无所获。

  陈余是战国时的大梁人,也就是魏国人。陈余年轻时与张耳是号称刎颈之交的好朋友,他们都是战国纵横家那一套的传人,学习战国四君子结交豪杰的习气,一心梦想有机会在乱世夺取赫人的富贵。陈余没有参与项羽入关纯属偶然。作为新赵国的主要缔造者,在秦军章邯进攻巨鹿的战役中,他率军等待楚国项羽的援军,驻扎巨鹿围城外围,这在战后为其好友张耳所不谅,他因此负气交出军权,带着亲随几百人,到黄河边南皮地方钓鱼去了。结果,他的前好友,现死敌张耳被封为常山王,统治原赵国核心区域,而他拥立的赵王则被驱赶到赵国的边地,改封为代王。至于他本人,因参与战争很早,声名甚大,项羽把南皮附近三个县分封给他,算是侯爵。

楚汉战争示意图

  楚汉战争示意图

  楚汉战争中,彭越与韩信和英布一起被称为战果最辉煌的独立战区指挥官。他是齐国人,在巨野泽做强盗,他在反秦战争开始时代就认识刘邦,有一起作战的经历,但他由于出身低下,没有自己的政治基础,所以长期从事本地小规模作战,故没有追随项羽入关的机会,结果,到项羽分封完诸侯,凯旋东归,这位强悍的反秦强盗头领竟没有任何名义和奖赏。他成为新天下的暴怒徘徊者。

  现在清楚了。项羽的新霸政天下有这样四个非同寻常的敌人:两个战争履历显赫的地方实力派,一位满肚子谋略的纵横家和一位军事本钱强大却错过时代大戏的秩序破坏者。这四个人在一件事上的利益是完全相同的,那就是,无论如何,必须打破项羽的新天下。

  毁灭新天下的新战争

  心怀不平的刘邦及其伙伴自然是一心希望重返关中和故土,但单凭刘邦的势力,即使能成功地反攻关中,恐怕终究也不是项羽的对手。人们经常忽略的是,毁灭项羽新天下的新战争是最先在东方爆发的,由上述四个敌人中的三个,田荣、陈余和彭越联手点燃战火。

  项羽的新天下和平只维持了3个月。公元前206年5月,田荣发兵拒绝项羽所封的齐王田都,并命令其侄儿,被改封为胶东王的田市不许赴新封地即墨就职。田都战败,只身逃往西楚霸王处避难。6月,田荣追杀已经私自逃往到即墨就国的田市,自己宣布就任齐王。与此同时,他收编彭越为将军;7月,彭越击杀了项羽分封的济北王田安。田荣重新统一了齐国。

  陈余看到了翻盘的机会。他以未来的联盟为理由说服田荣,分派给他大量齐军,他迅速击溃了常山王张耳,把被移封到代国的原赵王歇迎回邯郸,而赵王歇则投桃报李地封陈余为代王。原反秦战争中复活的齐赵势力用几个月时间就摧毁了项羽的新天下布局,并引发了更大的危机。8月,汉王兵出陈仓,反攻关中的战争开始了。由于项羽所立的三秦王并不具备社会和民意的基础,而刘邦汉军则有较完善的治理三秦的政治纲领,加上东归的士气和心理,刘邦很快大体底定三秦,也就是拥有了历史上秦国的主要地区与资源,同时以地区性的优势力量胁迫其他诸侯组成了西部战线的反项联军。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刘邦的汉王集团反攻三秦与田荣有联系,但时机的配合无疑显示出刘邦对新天下的动态了如指掌。新战争至此显示出新的地缘战略格局,其中,无疑最引人注目的是齐人、秦人和楚人的新斗争态势,这与春秋战国以来很长时间内的大战略格局是一脉相承的。大致横贯黄河流域的上中下游,居于西部的秦与居于东部的齐对中部的西楚国构成东西两面受敌的态势,而项羽却始终处于必须决定战略投送方向的境地。

徐州汉墓出土的汉骑士俑

  徐州汉墓出土的汉骑士俑

  项羽的反秦战争是自东向西席卷的单一态势,其战役战法主要是进攻,以歼灭秦国的野战重兵集团为目标。处理这种东西受敌的战略格局为春秋战国以来首次。按理说,项羽应该确定攻守均衡的战略,对东西分别采取攻守的战略,并以政治和外交的措施相配合,但从未进行过战略防守的项羽并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两面分别出击的战略。他迅速消灭了田荣,却在齐国实行残酷的屠杀,从而激起齐国人在田横领导下新的反叛。而刘邦利用关中和巴蜀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却展开了意在夺取天下的新攻势。在东西秦齐的势力鼓励和支持下,原属列国的对新天下不满的各种野心家则纷纷起来,这就形成了摧毁项羽新天下的大联盟。

  这场后来被笼统地称为楚汉相争的新战争的结果人们已经熟知,无须赘述,但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虽然田氏的齐国后来也随新战争而覆灭了,但终楚汉战争大部分时间,齐国田氏和彭越等在中下游的广泛作战实为刘邦可以屡败屡战的关键条件。强大的齐国牵制了项羽向关中刘邦军的追击,而彭越所统帅的梁地的军队则活动于黄河中流与淮河之间的广大地区,屡屡自北向南进击,切断项羽主力与后方地区的联系。如此,从关中到齐鲁,中经梁地,东西中三大集团的地缘战略绞索压榨下,项羽的西楚军注定了日益疲弱的被动局面,直至最后枯竭。

满城汉墓出土的汉代刀剑

  满城汉墓出土的汉代刀剑

  公元前202年12月,在决定项羽新天下存亡的垓下之战中,反项羽联军的主力为分别由刘邦、彭越和韩信统帅。彭越所部为原魏国地区的梁军,而韩信所率领,并担任主要战役突击任务的正是他新任国王的齐国军队。此前陈余已经被韩信所杀,退出了新天下战争的历史舞台。当项羽新天下的四个敌人,及其所代表的势力汇成一体,项羽匆忙中构筑的新天下大厦倒塌了。

  不可一世的项羽自刎乌江,项羽的新天下昙花一现,然而,构筑新天下的大历史任务尚未完成,不过现在是刘邦及其君臣的历史任务了——他们会怎么做?

位于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旧县乡旧县三村西楚霸王墓

  位于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旧县乡旧县三村西楚霸王墓

  (作者赵楚,军事战略学者,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