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壹度 | 美国遏华呈多领域一体布局新特征
发布日期:2022-05-21 10:51:08 来源:新华社 作者:新华社记者 编辑:刘志斌

  美国总统拜登定于5月20日至24日访问韩国和日本,开启任内首次亚洲之行。

  从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到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再到如今拜登政府版本的“印太战略”,美国重返亚太的步伐从未停歇,并且近年来战略重心“东移”日益加速。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在亚太地区频频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企图让多个联盟机制相互配合形成互补。美遏华战略呈现多领域一体布局的新特征。

  战略重心东移提速

  在俄乌冲突持续发酵之际,拜登政府5月以来将其外交重头戏放在亚洲:美国务卿布林肯原定5日发表对华政策讲话,后因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而推迟演讲;12日至13日,拜登在华盛顿召集东盟国家领导人举行峰会,并计划将美国和东盟的双边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美将成为继中国和澳大利亚之后又一个同东盟建立此关系的国家;拜登本人定于5月20日至24日访问韩国和日本,并在日本东京参加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峰会;美国还计划近期推出一个涉及亚太区域经济合作的新倡议——“印太经济框架”。

  继美国白宫2月发布题为《美国印太战略》的文件,拜登政府5月围绕亚太事务展开密集外交活动,再次掀起一场“印太”外交小高潮。这表明拜登政府转向“亚太战略”的大趋势不但没变,而且正在提速。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此前表示,拜登政府将深化与东盟关系列为2022年优先事项。

  相较于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最后一年提出“亚太再平衡”概念、特朗普政府即将卸任时才公布美国印太地区战略框架文件,拜登政府上任仅一年后就正式出台其“印太战略”。这凸显美国目前试图与亚太地区深度融合的急迫性,反映出美国不再寻求与中国开展建设性的合作关系,而是遏制和对抗中国。

  同盟配合一致对华

  拜登政府“印太战略”的核心关键词是“一体化威慑力”。这不仅指聚焦发展盟友关系,还寻求建立亚太区域内和区域外一体的盟友体系。

  传统上美国的亚太同盟体系与跨大西洋同盟体系相互独立,但拜登政府的新战略对“欧洲盟友对亚洲日益增长的兴趣”表示明确欢迎,赞同欧盟印太地区合作战略,强调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定(AUKUS)模式的重要借鉴意义,寻求将其视为欧洲力量在亚太建立安全伙伴关系的范例。

  一直以来,学界在广泛探讨美国打造“亚太版北约”的可能性,即指以中国、俄罗斯和朝鲜为假想敌,美国希望在远东和南太平洋地区建立一个相当于北约的平行组织。目前看来,比起建立“亚太版北约”,北约在美国主导和推动下加快“亚太化”的现实性更强。

  4月初的北约布鲁塞尔外长会议首次邀请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4个“印太”国家外长参会。4月2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日本将出席6月在西班牙召开的北约峰会。第二天,英国外交大臣发表外交政策演讲,宣称“欧洲-大西洋”和“印度-太平洋”两个区域的安全同等重要,要求加强与日本、澳大利亚等盟友的合作。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此次亚洲之行是为实现美国“印太战略”的“一体化威慑力”的重要一步。美国政府正以“中国军事危险论”为切入点,加强同亚太地区在安全领域的合作,依托、整合同盟关系,打造多种框架机制,让其相互配合、形成互补,最大程度打造对华“协同阵线”。

  军事遏华色彩浓厚

  从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到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再到如今拜登政府版本的“印太战略”,美国朝野已就“印太地区对美国的安全与繁荣至关重要”达成共识。无论上述哪一届美国政府,其涉亚太地区的政策虽然不仅仅是单纯的军事战略,但军事色彩都十分浓厚。

  特别是拜登政府就任以来,在亚太地区频频搞封闭排他的军事“小圈子”,剑指中国。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新报告针对中国的意图明显,明确指出“中国正在结合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寻求在印太地区占据主导地位,中国崛起给地区安全秩序带来诸多挑战”。

  特朗普政府在2021年1月初卸任前公布其印太战略框架文件,列出美国三大国家安全挑战,军事意味浓重。即使是涉及经济的内容也在大打“中国军事威胁论”的牌,认为需要遏制中国,同时发展在各种冲突中击败中国的能力。

  拜登政府今年3月公布其“印太战略”,对特朗普政府时期以军事手段为主体的战略进一步优化,提出两年内的十项核心任务,其中纯涉军事的三项内容包括“加强地区威慑能力”、“加强‘四边安全对话’机制建设”、“加强太平洋岛屿的发展韧性”。

  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称,美国在亚洲的重点一直是加强防务关系,作为“对抗中国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印太经济框架”妄图“去中国化”

  拜登政府于2021年10月出席第16届东亚峰会时提出建立“印太经济框架”,以填补特朗普政府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来美国对东南亚地区经济政策的空白。在拜登政府的“5月外交”中,这一经济框架再次进入人们视野。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政府鼓吹通过该框架建立一个“适应21世纪要求的多边伙伴关系”,实质是在推动区域国家在供应链、基础设施等方面“去中国化”。

  “印太经济框架”包括“公平有弹性的贸易、供应链韧性、基础设施和脱碳、税收和反腐”四大支柱。然而《外交政策》刊文称,所谓“四大支柱”,实质是确立一种贸易新规则,要求合作伙伴满足“高标准”。

  文章指出,通常像东盟成员这样的新兴国家在签署上述“繁重的要求”前,期待获得“关税减免和市场准入”作为回报。但由于拜登政府已承诺保护本国工人和生产者免受外国竞争,这一框架并不准备提供美国市场准入。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表示,在市场机制的表象下,“印太经济框架”嵌入了深刻的政治战略目的。它并非纯粹的经济框架,而是一个有陷阱意味的地缘战略框架。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政府正以价值观为抓手,将亚太地区的合作扩展至经济等领域,以最大限度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记者:陆佳飞、马倩;编辑:丁宜、王申)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