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凯旋:在权力失范的地方,道德也会失范
发布日期:2022-06-15 15:31:49 来源:思想食堂(ID:sixiangshitang) 作者:景凯旋 编辑:擎

  本文选自《社会学家茶座》总第40辑(2011年第003期),原标题:恐惧与自由

  在权力失范的地方,道德也会失范。今天,所有人都知道19世纪阿克顿勋爵的名言:“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也知道我们生活举步维艰的一大原因,就是权力不受制约。然而,阿克顿的慧眼可以洞烛古往今来的君主专制,但却不能完全说明现代极权制度的权力特征,不能完全说明极权制度下人们普遍存在的不安全感和无道义感。在这个制度下,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恐惧。

  恐惧是人与生俱来的情感,一个人会害怕黑暗,害怕孤独,害怕软体动物,害怕生老病死等等。但有一种恐惧却是社会性的,并且只有现代人才具有。道出这一事实的是缅甸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2010年11月7日,缅甸举行了20年来的首次多党制全国大选,作为反对派领袖的昂山素姬也在多年软禁后被释放。2011年她已经65岁,其中有20年时间是在不断的囚禁中度过的。在长期的囚禁中,昂山素姬曾反复思考缅甸的腐败现状。她认为,导致腐败的不是权力而是恐惧。昂山素姬受过良好的西方教育,但她也深深信仰佛教教义。在她15岁时,曾随担任驻印度大使的母亲前往甘地故乡,接受了甘地的非暴力抗争思想。这种东方式的寻求自由之路,源于宗教的信仰与关怀,源于对民主自由归根到底是一种和平的信念。她曾说:“一位记者问我,你和别人交谈时总是对宗教谈论得很多,为什么?我回答:因为政治是关于人的,我不能将人和他的精神价值分离开。”

  这种将民主政治与人的精神结合起来的观念,对我们来说是陌生的。其实,众生平等的观念即意味着,当一个人在追求自由时,他/她就是在服从和献身一个神圣的信仰,也意味着在每个人身上,他/她都能看到人性,从而能面对邪恶,勇敢承担起社会所需要的责任。昂山素姬有着美丽的容貌,但更美的是她的心灵。在公开场合,她总是低头微笑,露出温婉祥和的神情,让人深深为之动容。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昂山素姬被世人誉为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即使周围环伺着冷漠的军警,她也是双手合十,始终保持从容平静。她身上所体现的自由精神,才表现出一种坚贞与博大。

  在佛教国家缅甸,人们认为世间有四种腐败:贪婪的腐败、褊狭的腐败、愚昧的腐败和恐惧的腐败,而恐惧又是导致其他腐败的根源。按照梁文道先生的解释,这里的“腐败”应当译成“腐坏”,源于佛教对人性贪、嗔、痴的看法。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总想满足自己的种种欲望,结果往往被欲望所控制。害怕失去我们所拥有的,或者我们以为所拥有的某种东西,都会使人产生恐惧,导致人性善的丧失。用昂山素姬的话来说就是:“那些掌权者恐惧丧失权力及无权者恐惧权力的蹂躏,都导致了腐败。”也就是说,某个地方只要有恐惧的存在,就一定会有人心的腐坏。

  所有权力者都害怕失去权力,尤其当这权力不是人民所授予的情况下。他们过着表面上光鲜的生活,大权在握,颐指气使,享受着支配他人命运的优越感,但内心却始终处在恐惧中,害怕重新回到还没有掌握权力的时候。内心深处,他们总以为人民的反抗是对权力与报复的渴望,因此将社会的任何潜在不满都看做是对自身的挑战。而古往今来的专制者似乎都相信,克服恐惧的办法就是制造恐惧,需要不断地夸大敌意,压制不满,让治下的人民产生惧怕,以维护万世一系的权力。

  对无权者来说,强硬的权力的确会使人产生恐惧,因为当权力控制了人们的一切,包括每个人的日常生存时,再勇敢的人都会犹豫起来。现代极权统治者的手段之一,就是将人分隔为一个个单子,让每个人独自面对一个国家、政府或组织,就像身处黑暗中一样,使人产生孤独无助的感觉,正如昂山素姬所说:“在一个否认基本人权存在的制度内,恐惧往往成为一种时尚——害怕坐牢,害怕拷打,害怕死亡,害怕失去朋友、家庭、财产或谋生的手段,害怕贫穷,害怕孤独,害怕失败。”

  在昂山素姬看来,恐惧不是文明人的自然状态,因为恐惧会使一个人明哲保身,丧失是非的观念,甚至丧失羞耻的感觉。就像另一位前东欧作家克里玛所说:“没有灵魂总是与恐惧相伴。放弃灵魂的人们只有一个躯壳,正是这个躯壳使他们恐惧。他们害怕失去剩存的物质享受:和平和安宁,物质的东西,方便和奢侈。”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指出一点,恐惧归根到底是来自内心而不是外部。所以,对极权国家的人民来说,要实现自由首先就必须克服内心的恐惧,恢复对精神价值的追求。

  与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哈维尔等人一样,昂山素姬也十分强调政治与道德的关系。他们都是非暴力主义者,坚信人们可以依靠内在的力量去改变社会,而不是以暴易暴,并在民主法治的框架下,实现所有人的尊严。在现代功利主义的政治学中,这样的主张也许过于空想和浪漫。20世纪的事实似乎也证明,倡导爱比倡导恨更难以获得自由。但通过宣传仇恨获得的自由往往是虚假的自由,很快就会贬值。对此,我们应当深有体会。也正是因为坚信这一点,昂山素姬才主张非暴力的抗争,并且指出,统治者别无选择,他们不得不改变,“这是他们所能选择的最好道路。我所表达的真正改变是通过理解、同情、正义、爱心后的内在变化”。

  当然,许多人未必相信这一点,那些迷信暴力的权力者更是难以理解。他们越是相信暴力,恐惧就越是转移到自己身上。因为凭着自身的经验,他们绝不会相信世间还有善意,还有宽容。也不相信只有在民主法治社会里,权力者也才会有真正的人格,而不是建立在恐惧之上的“面子”。

  21年前,昂山素姬和同伴曾行进在一条街上。对面的军队警告说,如果再往前走,就立刻开枪。昂山素姬让同伴们站下,自己一个人在蓝天下继续往前走去。事后,她对人们说:“我发现,恐惧来自敌意。”没有敌意就不会有恐惧,这是曾经在佛陀身上所体现的精神,也是这位美丽的女性对所有权力者与无权者所说的一句至理名言。

  作者简介:

  景凯旋,古代文学博士,南京大学海外教育学院教授,美国伊利诺依大学访问学者,曾在日本、土耳其等国大学任教。主要研究方向为唐宋文学,著有《唐代文学考论》《在经验与超验之间》等。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