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秘书长的“枕边人”和“马前卒”:人仰马翻卒掉河!
发布日期:2022-05-13 15:34:32 来源:公家人必读(ID:gjrbidu) 作者: 编辑:擎

  “确实有一些不良思想在作祟,特别是一些世俗思想,通过捷径,让自己实现人生目标。”本文主人公之一罗敏,面对镜头这样忏悔……

  2015年7月15日,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原副书记、原主任罗敏接受组织调查,为十八大以来云南落马的第一个正厅级女贪官。

  2017年6月6日,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万仁礼接受组织审查,为该单位继罗敏之后落马的第2名正厅级干部。

  2018年5月11日,根据云南省监察委员会决定,云南省公安厅发布A级通缉令,对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蒋兆岗进行通缉。这是省级监察委员会成立以来全国首例应监委要求发出的通缉令。5月30日,在通缉令发出20日后,蒋兆岗被公安机关抓获。5月31日,接受监察调查。

  蒋兆岗、万仁礼、罗敏,被人们视为农信社的“三驾马车”。在他们身后,是资产总额突破1万亿元的云南省第一大金融机构。至此,云南省农信社所谓的“三驾马车”悉数落马。

  以上三人,均与云南省农垦总局规划统计处原副调研员曹建方有关系。

  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1月,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01

  “枕边人”罗敏

  罗敏1967年出生于云南盐津,青年时从军。1998年,罗敏转业后到云南省财务厅担任科员。

  那时,罗敏31岁,因为注重保养,依旧容貌艳丽,皮肤白皙。她身材姣好,穿衣打扮时尚,很有女人味,让人眼前一亮。

  不仅如此,罗敏还非常会为人处世。嘴巴很甜,见到谁都亲切地打招呼,非常乐于帮助别人。渐渐地,罗敏融入了财务厅的新环境。

  她并不甘心一辈子只当一名科员,然而上升之路需要成绩,也需要资历,这些,刚刚转业的罗敏都不具备,她动起了歪脑筋。

  当时,云南省财政厅办公室主任曹建方是罗敏的上级,凭借工作之便,罗敏和他渐渐熟悉起来。

  罗敏心里明白,如果想上升,这个人会给自己带来很大帮助,她对曹建方上了心,悄悄打听了曹建方的性格脾气喜好,主动出击。

  在工作中,罗敏不仅把工作做得很漂亮,还总是额外地汇报一些心得想法,向曹建方展示自己的工作能力。

  工作之外,罗敏投其所好,时不时关心曹建方,贴心地提醒曹建方添衣保暖,给曹建方送他喜欢的礼物,每次遇到曹建方都温柔体贴地迎接,帮他处理好一切事情。

  一来二去,曹建方对罗敏动了心,觉得罗敏不仅工作出色,还温柔体贴,遇到事情,总是第一个想到罗敏。

  在一次公务活动中,两人心照不宣地走在了一起。

  此后,曹建方对罗敏工作上处处关照,有好的项目,会带着罗敏一起做,有好处,也不忘了分一点给罗敏。

  作为回报,罗敏对曹建方言听计从,只要是曹建方的命令,罗敏不问对错,一律照办,曹建方对罗敏非常满意。

  很快,罗敏被提拔为农信社高层领导,在农信社里,靠着曹建方的威望,罗敏把持了大部分工作,成为农信社数一数二的人。

  办案人员说,“罗敏之所以能够进行权力寻租,进行权钱交易,她首先就是通过权色交易获得相应的职务,为她的权钱交易铺平了道路。”

  通过权色交易,她让自己的“行情”水涨船高,被包装成名噪一时的“能人”。从省财政厅的实权处长,到云南省农信社的高层主管,手中掌握的权力越大,她进行权色、钱色交易的筹码越大。

  据调查,罗敏在和主管领导曹建方保持了十余年情人关系的同时,还与其他多名男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利用手中的职权,给她的所谓商人“男朋友”在获取财政补助工程项目、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方便,并从中获取巨额利益。

  罗敏大肆敛财,主要是发生在省财政厅企业处担任副处长和处长期间。因为她的职权影响力很大,很多民营企业的业主,通过各种方式给她送钱、送礼。

  “自己淡化了自己作为在岗位上的职责和本身服务的界限,好像他给我是应该的。其实,如果你没有这个权力,他为什么要给你。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其实并不那么清醒,没有及时制止这种行为。”罗敏说。

  2015年7月15日,罗敏接受组织调查,为十八大以来云南落马的第一个正厅级女贪官。

  02

  “马前卒”蒋兆岗

  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蒋兆岗,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称号——“落跑校长”。2018年5月11日,云南省公安厅发布了全国首例应监委要求的A级通缉令,对蒋兆岗进行通缉。20天后,蒋兆岗被抓获归案。

  2011年,在农信社机构换届调整中,罗敏和蒋兆岗在同一个政治“靠山”曹建方的“关心”下,如愿进入了农信社高层领导岗位。所不同的是,之前,他们一个是“枕边人”,一个是“马前卒”。

  蒋兆岗是农信社的一位高层领导,与罗敏工作有很多交集。

  罗敏替曹建方办的很多违法违纪的事,无法瞒得过蒋兆岗。这可怎么办呢?罗敏又暗暗动起了脑筋。

  蒋兆岗看起来憨厚老实,说话也慢悠悠的,脾气很好,并不是罗敏喜欢的类型。

  但是,思前想后,只有将蒋兆岗变为自己人,办起各种事情才方便,想通了这一点,罗敏就行动了。

  在单位里,罗敏经常打扮得很漂亮。罗敏不仅事业用心,穿衣打扮眼光甚好,柳叶弯眉,淡红色口红,既突出了她的温柔,又显示出她的气质。

  一身挺括的白色西装,7厘米的高跟鞋,完美突出了她高挑的身材,再加上爱说爱笑,很快就引起了蒋兆岗的注意。

  在工作中,罗敏借着遇到困难、请教为由,经常约蒋兆岗单独吃饭。

  在饭桌上,罗敏向蒋兆岗吐露心事,工作上的麻烦,生活中的坎坷,很快引起了蒋兆岗的共鸣,在聊天中,蒋兆岗也跟罗敏倾诉妻子的强势,生活的烦恼。

  聊着聊着,蒋兆岗就发现,罗敏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强势,反而很柔软,遇到困难委屈,都独自承担,逐渐对她心生怜爱。

  而面对很多困难的事情,罗敏又能处理周全,越深入了解,蒋兆岗越对罗敏赞赏有加。

  慢慢地,蒋兆岗开始单独约罗敏吃饭,聊天的话题,也从工作上更多地转移到了生活上。

  罗敏看到蒋兆岗的变化心里清楚,蒋兆岗搞定了。

  蒋兆岗担任省农信社党委书记后,一边继续攀附权贵,在工程建设、干部任用、职工招录等方面对曹建方唯命是从,甘愿成为其谋取私利的工具。另一方面,则效仿其做法,在农信社安插亲信,进入重要岗位,树立自己的小山头、小圈子,完成利益输送,成为省农信系统政治生态的污染源。

  “把他当做了太上皇,对曹建方授意的、暗示的,哪怕是使个眼色,我就奋不顾身,慢慢的,在这个染缸中染出来,颜色就变了。我从变心到变节到变质了。”蒋兆岗说。

  为了延续蒋家香火,他长期包养情人,生下私生子,并通过情人大肆收受巨额财物。

  办案人员说,“蒋兆岗的腐败行为,是集政治腐败与经济腐败为一体。在我们对蒋兆岗立案审查以后,就发现蒋兆岗违反了‘六大纪律’和‘八项规定’,并涉嫌受贿、滥用职权。”

  云南省巡视组分别于2015年、2017年,两次对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展开巡视,发现2017年问题更为突出。其中,“三重一大”决策制度形同虚设,党委纪委成立12年未换届。规章制度只是白纸黑字,权力未真正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03

  受到刺激的万仁礼

  万仁礼2004年参与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的筹备工作,被任命为省联社党委委员、副主任。45岁的他走上了副厅级领导干部岗位,在省农信社工作13年间,他也曾和全体干部职工一起,创造了云南农信的辉煌。

  “某种程度对党的信任不够,本来我不去弄这些东西,党也会安排我,很有可能我认为,因为党需要我这样的干部来干。”万仁礼说。

  万仁礼在自述中写道,“时任副省长的曹建方带队组织一个出国考察团,我们省联社安排了两个名额,并且指定由时任党委书记蒋兆岗和副主任罗敏参加,这让我受到很大的刺激。于是,我就想我自己哪些方面没做好,同领导的关系不如别人?”

  万仁礼多次借工作之名,邀请罗敏看展览、游玩,给罗敏送各种华丽的珠宝,罗敏通通不拒绝。

  在罗敏的帮助下,万仁礼与曹建方熟悉了起来,在曹建方的授意下,万仁礼多次发生违法违规事件,利用职权帮助亲友进行职位调动,给有关系的私企老板办事,恶行不胜枚举。

  靠着给曹建方做事,万仁礼多次向分管领导时任副省长曹建方、时任省委书记白恩培送钱送礼,甚至听信某些老板能够帮他说上话而主动送上礼金。

  在万仁礼对上攀附、一路升迁的同时,他也成为农信社一些想谋求升迁调动的下属攀附、讨好的对象。

  办案人员说,“万仁礼在任职的13年期间,他所收受(下属)的礼金几乎覆盖了全省农信系统。在他2017年被立案审查的前两年,先后与51人收发共139条非正常程序的信息,利用自己的职权,为30个人的工作安排和调整说情、打招呼。”

  在万仁礼等领导干部的“示范”效应下,云南省农信社系统内部收送礼金、礼品一度成风,甚至形成“信封文化”。

  04

  滥用职权食恶果

  蒋兆岗、万仁礼等人滥用职权恶果之一,就是位于昆明城市核心区北京路置地广场的“烂尾楼”。

  为了给特定关系人和自己输送利益,他们不顾及基层实际和群众意愿,强力推进项目上马。由于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停工至今,一个标志性工程变成了烂尾工程。

  在蒋兆岗、万仁礼、罗敏三人主管期间,在他们的直接干预和插手下,云南省农信社像这样“买贵了”“买多了”“不该买”“买出风险了”的项目比比皆是。给国家集体公共财产造成巨额经济损失的背后,是不可告人的黑色利益。

  “三驾马车”脱缰,在违反党纪国法的道路上,越行越远。如果这三人当初能够把好“用权方向盘”,系好“廉洁安全带”,或许可以在人生的道路上行稳致远。

  2018年1月24日,因犯贪污罪,罗敏被云南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0万元。

  接到上诉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进一步审查,认为,罗敏贪污人民币159.63万元,美元7.3万元,港币5000元,收受价值人民币381.47万元的贵重财物,合计600余万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最终维持原判。

  在法院内,罗敏面对着铁证,无力辩驳,低头认罪,她声泪俱下地忏悔。

  在罗敏被捕后,蒋兆岗、万仁礼和曹建方也先后被捕。

  2019年,曹建方被取消退休待遇,收缴其违法所得,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蒋兆岗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所有受贿赃款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万仁礼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万元。

  此外,2018年5月1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了曹建方秘书吴敏章受贿案的二审刑事裁定书。裁定书披露:吴敏章因受贿111万元,获刑四年半。其中,2012年,蒋兆岗在担任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期间,应吴敏章请托,帮云南一房地产公司申请到了7亿元贷款授信。之后,该房地产公司从农信社贷到了3.9亿元贷款。

  随着以上人员被起诉判刑,云南这场贪腐风波最终告一个段落。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