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发布日期:2011-08-18 17:41:39 来源:西班牙《中国政策观察》网站 作者: 编辑:

      中国共产党正在积极迎接建党90周年的到来。不管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在国外,这都是一次对该党的发展历程和在国内外的影响进行总结和反思的一次机会。

  《中国政策观察》也抓住这一契机,邀请阿根廷罗萨里奥国立大学政治学博士爱德华多丹尼尔 奥维耶多、古巴哈瓦那大学国际经济研究中心教授胡利奥 迪亚斯 巴斯克斯、阿根廷萨尔瓦多大学中国问题专家豪尔赫 马莱纳、西班牙驻华使馆前商务参赞恩里克 凡胡尔等杰出的专家,就以下三个问题发表他们的看法: 1、如何简要总结中国共产党90年的历史?2、中国共产党是否会遭遇与其他一党制政权相类似的命运?3中共当前和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如何简要总结中国共产党90年的历史?

  奥维耶多:中国1911年爆发了辛亥革命,催生了一个现代的国家,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政治生命涵盖了这个现代国家90%的历史。从夺取政权到政治建设,中共一直是这个亚洲国家政治生活的核心。

  在1949年至今的建设阶段,中共既有成绩也有失误,但毕竟它把衰败、动荡、在国际舞台上无足轻重的中国改变成了一个繁荣、国民经济实力与日俱增并跻身世界强国之列的国家。在国内,中共把人民凝聚在领导之下;在国际领域,中共把中华文明与民族国家融为一体以巩固其政治制度、国家独立和经济现代化。中共与中国现代国家几乎同时诞生恰恰说明了中共在中国当代历史发展中的重要性。

  巴斯克斯:在经历了一个多世纪外国列强的蹂躏和腐败王朝的统治之后,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它领导了中国的重建,开启了经济社会的发展期,此后又经过了极左、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之后迎来了1978年的改革开放。毫无疑问,作为世界上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在过去90年中不仅无愧于它的创建者和众多党员,而且也无愧于它的人民。

  马莱纳:经济成为影响政权稳定的主要因素。从上世纪70年代末至今,物质的逐渐发展让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职能合法化,但各种结构性问题,以及各种取决于局势的阻碍(国际金融危机)又让经济因素成为种风险。

  今天,尽管对各种意想不到的后果有所担心,但中国共产党仍保持着继续推进改革的愿望。

  凡胡尔:中国共产党成立90年以来,既有消极的一面,同时也有积极的一面,但后者占据明显优势。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让国家恢复了民族团结,使它战胜了自19世纪中叶以来的长期危机,变成了一个令国际社会敬畏的大国。中国共产党正在领导伟大的经济改革进程。人民的生活条件显着提高,个人自由得到发展,并为人民创造了无数的机遇。

    中共是否会遭遇与其他一党制政权相类似的命运?

  奥维耶多:历史事件总是独一无二和无法复制的,社会科学的比较研究总是不那么精确。因此,设想一个事件能够以相同的方式重复出现是不可能的。显然中国不会重蹈苏联和政权的覆辙。

  但是,中国也存在着与反对力量作斗争的历史进程和趋势。如果说历史的结局就是人类追求自由的过程,那么显然这就是与当下中国的某些方面存在矛盾的地方。这些因素正像当年在那些国家发生过的事情那样给中共以压力,其中值得强调的是对政治制度现代化造成的压力,以及中国领导层对此作出的回应。这一点对理解中国未来会发生哪些政治变化至关重要。中国政权掌握着拖延变革进程和避免危机的关键工具,即便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中国目前的政治权力也有能力加以解决。现代化造就的新的社会阶层倾向于寻求更多的自由和在政权限定范围内更大的政治参与度。中央政府与一些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也是一个紧张因素,但它有别于随着现代化而产生的政治体制未曾满足的其他要求。中共如何解决这两种要求将依赖于政治制度的稳定,以及多民族国家的完整性。

  巴斯克斯:从1978年的改革开放政策实施以来,中共就把中国变成了经济、社会和政治的实验室。过去30多年来的事实证明,这一特殊条件使中国具有了永久性的创新能力,无论是在经济、社会还是政治上。因此,可以相信至少在理论上,中国不会重复其他政治体的命运。

  而且中国成功地解决了发展的任务,实现了经济增长,在注重环境保护的同时合理地使用着自然资源。中国不可能重复西方的经济发展轨迹,也没有理由复制自由民主的模式。

  马莱纳:务实是中国政治文化的最突出特点,所以中国共产党不会无视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可能会影响整个国家命运的后果。

  我比较认同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项目主任沈大伟在《中国共产党:萎缩和适应》一书中提出的思想方针。中国共产党注意到了导致苏联和其他东欧国家共产党解体的原因,并就此展开了一系列的改革,以避免这种情况在中国上演。

  在许多西方分析家看来,不以民主为目的的改革算不上真正的改革。但在中国,中国共产党对建立西方式的多党民主制根本不感兴趣,它的主要目标是巩固自己的权力,不断推动一党制国家。因此,中共党员观察着社会的发展,不断自省,努力适应各种新的变化和时局,并实践各项预防性的政策。

  这种务实风格的证明是,中共从3年前开始调整经济增长战略,即不再依赖于外国直接投资创造的收入,而是为避免国际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给予国内市场和公共投资发挥更大作用的空间。

  凡胡尔:中国共产党并非一个普普通通的政党,而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共产党,值得其他国家的政党加以分析。正是这种独特性,一些常规理论在中国并不适用。例如,许多分析人士一直以来都在研究的一个问题是,经济的现代化原本会导致政治制度的变革。但是,中国以独特的方式改革了经济,政治制度虽然也得到了发展,但其根基依然牢固,尤其是中国共产党仍然占据核心的统治地位。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可以大胆地预测,中国共产党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在中国社会继续发挥领导作用。

    中共当前和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奥维耶多:政治转型是一项势在必行的议事日程。所谓政治改革包括政治参与在内的革命性变革,而这又取决于控制开关的中共自身。短期内,中国面临着由世界经济危机和自身现代化引发的经济失衡问题。此外,如何解决少数民族分裂问题也仍存在着不确定性。在所有这些问题的解决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将发挥政治核心作用。

  巴斯克斯:中国必须实现多项宏伟目标。保持经济增长率不低于7%8%;建立覆盖城乡的完善的社会保障网络;拉平城乡收入;完善经济结构;合理地消费能源和原材料;减少对环境的破坏等。此外,还必须继续推进各项基础设施的建设。同时还要为建设法治社会奠定基础,促进民族间的和谐。

  马莱纳:短期内,中共面临着社会、经济层面的各种挑战,如解决农民工的需求;解决房地产泡沫、不良贷款、逐渐提高的通货膨胀和土地征用等问题。中期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建设法治国家。最后,从长远来看,重点应是遏制环境破坏,缓解对外部粮食、原材料和能源的依赖。

  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就会演变成社会动荡,引发社会不满情绪,丧失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以及政治的稳定性。

  凡胡尔:在中国这样一个如此庞大、情况如此复杂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势必要面临无数的重大挑战。

  在我看来,未来最大的挑战是建立社会保障制度,为社会的各个弱势群体——病患、失业者和老人—— 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打破铁饭碗,使劳动力市场具备更大的灵活性。建立完善的医疗卫生、养老金和失业保障体系,此外还要解决房地产市场的问题,这些是中国共产党为了实现就业市场更加灵活这一目标而要面临的挑战。

  从中国共产党的特点和职能的角度看,未来的挑战是实现领导层有序过渡,继续推进政党的制度化建设进程。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7 - 2014 jcxx.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268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