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资源需要通过人口流动配置到回报比较高的地方
发布日期:2022-04-25 14:08:10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陆铭 编辑:藤井树

  《空间的力量:在集聚中积累的人力资本》,夏怡然等著,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进一步的现代化受制于农业社会和计划经济的传统观念和体制,这几乎是所有重要的中国经济难题所产生的根源。

  现代经济发展要以人力资本的积累为前提,这一点没有人否认。但是,人力资源需要通过人口流动配置到回报比较高的地方,理解这一点的人就少了很多。

  人力资源回报在城乡之间和地区之间的差异,主要由一些难以被人为政策所改变的地理或者经济地理因素所决定,要让人们承认这一点,那简直是难比登天。

  中国改革开放40余年,很快从一个农业国步入到以服务业为主的后工业化阶段。但是从农业社会过来的人,仍然把农村想象为田园牧歌式的诗情画意的所在,把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村人口减少视为衰败。而城市规模对于现代经济增长和个体教育回报的重要意义,则更是在农业社会的视野之外。

  同时,计划经济的思维方式总是认为,通过行政干预可以改变由市场经济导致的结果,一旦市场经济的结果与自己的想象或主张不一致的时候,总以为是市场经济存在着缺陷,而自己的良好愿望可以取代人们的自主选择。

  农业社会加上计划经济的观念,又与分权体制下强势的地方政府相结合,对于全国范围内的统一市场,和包括劳动力在内的生产要素有效配置,产生了负面影响。每一个地方的政府都只希望做大本地的经济规模,但是对资源的跨地区有效配置却漠不关心。吊诡的是,一些理论却把这个当作解释中国经济增长的体制因素,可见学术界也并没有跳出农业社会加计划经济的桎梏。

  这本书以人力资源特别是教育为研究对象。在方法论上,秉承空间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路径,左手揭示政治经济学因素对于人力资源配置和回报的影响,右手强调现代经济空间集聚所伴随的人力资源高效利用。左手右手,缺一不可,是为空间政治经济学的主旨。

  至此,若只看到体制激励,以为地方层面的招商引资和大干快上就是经济增长,或者只看到区域间资源集中分布,便认为中国已经是一个由市场配置资源的现代经济。两者皆可休矣。(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